脱水死亡的饮水机

圣斗士,dc,高达,海贼,fgo,坑不断扩大中,欢迎各种交友投食(๑•̀ㅂ•́)و,专注冷cp。
头像来自纳里某某大大!感谢感谢!!
微博:会咬人的饮料机

【搞笑】当闪闪遇上布鲁斯(正联电影预告梗)

这玩意在我电脑里存多久了……?


我是巴里·艾伦,我是个普通市民,每天好好上班,好好工作,下班帮城市做点好事。

今天也是阳光灿烂的一天,我结束了我的工作,路上顺便打击了一下犯罪,然后回到了我的温馨小屋。

但……这是谁?一副“这是我家”的姿态躺坐在我的椅子上。就算我不是学法的,我也知道这叫擅闯民宅吧?如果其他脾气暴点的人可以会端出武器赶他走的。

但他不仅没有走,还在继续和我说些有的没的?

兄弟,我要是真的生气可以瞬间把你丢到北极熊窝的哦。但我得忍耐,我是个好市民,我从来不做坏事,也许他寂寞了只是想找人聊聊……

他向我投出了一枚武器。

哦好吧,之前都是我自作多情。...

2017-06-07

【无差】为你

已经不知是第几世第几世。愤怒和憎恶早已忘却,留给他的只有永远翻越不了的雪山和渐渐空无一物的回忆。英灵座永远只有同样的风景,不分昼夜地如噩梦般地缠绕着他。似乎,只有被召唤之后的时间才是他的真实,只有那之后的厮杀才让他有重回战场的熟悉感。而只有眼前这个男人能唤醒他忘却已久的感情,即使只有愤怒和憎恶。只有将箭刺入他的心脏的时候,他才有胜利的实感,这样,才不会辱没他“天授的英雄”的荣光。

他被寂寞和时光消磨,仅剩下的,只有这些而已。

男人能做到的,也只有这样而已。

即使被杀死一万次,他也为他一万零一次重生。即使,只是为了被杀死。

2017-04-01

关于阿周那的master相性

暂时没写文的灵感,把以前提出的一些问题丢出来写一写吧。
阿周那作为servant强在他有强烈的自我人格,表现不出但一定有的好胜心,还有就是实力强大。所以master控制他基本是不可能的,他不去控制和影响master都算是对方的幸运。
一类:庸才master
不管对方多废柴,阿周那应该都可以驾驭,不如说对方越扶不起越好控制。首先阿周那服从的态度除了变态(比如阿福的master,那种明显是遇上谁都死得快的类型)都会比较接受,加之神话加成和自身的实力,master基本是会比较尊敬他。即使做出愚蠢的判断,以他的实力和弓兵的职介特性应该也是可以脱困的,失误越多,越无能的master后期应该越倾向于将判断权交给...

2017-03-31

【赤琴】翼鸟(BE,完结)

大量悲剧,慎入。

刀片请折现,水费帮我交。


(6)

如果可能,他想把那个人养在自己的鸟笼里。

反正都是死掉或者无期徒刑,那么交给自己会更好吧?这个人欠他一条命,还欠他一颗心。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。古人的法律如果能用在现在就好了,等价交换的话,他的那条命自己也有的分吧。

到底怎么对那个男人产生兴趣的,他自己也不记得了,大概这就是命中注定吧。最相似也最相反的两个人,最近也最远的距离。不过,追究因果又有什么意义呢?人始终是为了自己活着的,偶尔也想放下所有的一切享受哪怕一瞬间的自由,尽管知道那之后还是要回到笼中歌唱。

但是,至少“现在”是属于他的。


和洞窟还真是有缘啊。...

2017-03-30

【赤琴】翼鸟(5)

完结倒计时。2。


(5)

囚禁在笼子里的鸟要怎样才能获得自由?打开笼子它也不会飞出去,不是不敢飞,而是已经忘记怎么飞。这个时候,杀掉它也许是唯一的选择了。

至少,自己觉得它悲伤的命运会被终结。

至少,自己的心会获得自由。

至少,仿佛一切都还有希望。


“你对东京的地下水路还真熟啊……”秀一觉得自己的脸应该在抽。在完全看不到日光的地下,琴酒依然能保持良好的方向感,简直就像在逛自己后花园一样,“你该不会没事就下来散步吧。”

他喋喋不休地说着,爬在上面的琴酒差点就踹了他一脚。

秀一向他挥挥手勉勉强强的表示了一下投降。“我知道了,我会闭嘴的。”

琴酒打开了盖子,率先...

2017-03-30

【赤琴】翼鸟(4)

完结倒计时。3。


(4)

琴酒的手边放着一杯热好的牛奶,还是滚烫的,大概是担心他短时间醒不过来吧。这种莫名其妙的关心让他十分无奈,但他也没法说什么。现在两人已经不是敌人,而是同被追杀,在一条船上的难友,他也许该暂时习惯这样的关系。

他拿起杯子,吹了吹,等到冷了些喝完,抬起头才发现那个男人在看着他——或者是仍在看着他。

琴酒紧皱眉头,揉了揉额头让自己的锁紧的额头展开,次次追究只会让他精疲力尽。

“要避开监控只有去正在大面积改造的东京旧城,从那里离开日本去别的地方会好点。美国虽然也没好到哪里去,但至少地方大一点。”

男人终于有了点FBI的样子,表情和语气同样严肃地回应了,“组织之前...

2017-03-30

【赤琴】翼鸟(3)

翼鸟完结了,跟想象一样的不太长,没到万字。(明明是你偷懒)

而且,跟想象一样的是悲剧。(想象个p啊,你明明先写的结局)

所以想看HE的就被看了,我不要被寄刀片。


(3)

等喂完对方水,秀一重又回到玻璃旁坐下,和他拉开距离,“那么,你有想说点什么了吗。”

琴酒沉默了许久。但秀一似乎不觉得这段时间很久,和男人相处的每分每秒都让他觉得新奇极了,这真是如恋爱般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“赤井秀一,”琴酒终于开了口,但他没有看着他,只是低着头自说自话,“这是我个人的建议。不要管我的事情比较好,现在组织还不知道你还活着。”

“这是在关心我吗?但,那可不行。你是我的宿敌,宿敌的意思你懂吗?你看过《...

2017-03-30

【赤琴】翼鸟(2)

(2)

“然后,你想让我从哪里问起?”秀一不知从哪里搬来了一个躺椅,背靠玻璃放好,舒舒服服地躺了上去。琴酒觉得亲自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,自己的神经一直处于会失控暴走的状态,“能给我滚出去吗。”

“那不行,现在我是你的拷问官。”秀一的笑容闪闪发着光,让人更想照他脸打上去。琴酒闭上眼平静了一会,“那么就按照FBI的正式流程来,你不上刑吗?”

秀一露出刻意的无可奈何笑,“你是抖M吗?”

琴酒觉得如果现在自己可以动,他一定一枪毙了这家伙。

“象征性地走一下流程也不是不可以。”秀一走到玻璃那侧的墙角,解开指纹锁,打开了一个保险箱,里面各种各样的刑具一应俱全。他一边挑挑拣拣,一边碎碎念着,“自白剂...

2017-03-12

【赤琴】翼鸟(1)

最近开车开得有点疯,整天脑子里都是车……于是,为了复健,又又把剧情文捡起来了(其实是很很久以前还有一个赤琴的大纲丢那里没写)。说是大纲,也就只有开头的一点点剧情知道而已……所以不定期连载!顺便啥时候把以前的坑也……

(1)

玻璃房间的男人就像死了一样,数个小时都不曾移动分毫。而和他一起“死了”的,还有玻璃隔断的这边这个同样坐如松,看不出丝毫生还迹象的男人。

“秀一,你还在?”一进门,接卡梅尔班的朱蒂就看到了上上上班就结束了,而且据说已经被放假的FBI探员还坐在贴近玻璃的台子上。

“啊?”经她提醒秀一才回过神,终于站了起来。他刚刚大脑空白了很久,思考了很久,因为思考了很多又空白了很久,循...

2017-03-11

【赤琴】隔壁房间的猫先生(完结)

(14)dead or love

准备完成。

这样大的工程量,这辈子都不想做第二次。

黑泽坐在背对门的沙发上,看着之前从桌上找到的,失而复返的折刀,看了一会,将它放进口袋里。

这样就结束了。

他闭上了眼睛。


当冲矢回到家,打开门的时候,扑面而来一股难闻的味道。

是煤气。

他丢下手头的东西,却不是逃出去,而是想抓住还在沙发上坐着的人。在他进门的那个瞬间,他踩中了什么东西,爆炸的风瞬间将他撞出门,左手臂被门框重重地刮了一下。火焰很快蔓延开来,惊呼声不断,人们不断跑出房子。周围十分嘈杂,但他只想回到火焰里,他只想知道那个人是否平安无事。被阻止了一次又一次,但他的视线仍...

2017-03-08
1 / 8

© 脱水死亡的饮水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